翠幕幽

对酒当歌——罗黄篇(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二emmm

月上梢头,人约黄昏。
树下之人却没这份闲心,只是喝着闷酒,一口一口的呷或是一杯一杯的灌,后来不过瘾干脆直接拿起那几坛子酒凌空倒。
这般不要命的喝法怕是醉的厉害了。
黄泉也确实不要命了,流畅的动作之下是掩抑不住的微颤,细看来便能发现拿银红交织到软甲上还带着血。几缕血丝被动作牵扯,从包扎好的地方渗了出来。可喝酒的人却是毫不在乎这些。
“哈!”许是想到什么愉悦到事了,黄泉轻笑了出来,旋即酒往空中一抛左手幻化出银枪便动作了去。
银红交织到长发跟随银枪一起舞动着,点、刺、挑、劈、破,银枪所过之处带起阵阵旋风,卷着花卷着叶,花叶环绕着拿枪之人,送去阵阵清香。
黄泉身心已然投入这片天地,点刺之间尽显武者之刚强,术者之诡谲,可总有一份温柔暗藏在凌厉的动作下。
足尖一挑带起了桌上那坛未开封的酒,酒在空中回旋打转被黄泉用枪尖挑掉了封口,顿时酒香四溢,几番动作下那酒停在枪侧,陈年的佳酿尽丝毫未洒,足见使枪之人手法高绝,动作狠快。
许是渴了吧,黄泉左手一沉,枪尖即没入地,而人则是腾上半空去接那又被抛起的酒。电光火石之间,黄泉已依靠着那枪又喝起酒来。酒液倾泻而下,大都入了黄泉口中,可即使再大口吞咽也有一小些喂了衣襟。
“嗯?”察觉手中物件不再倾倒,黄泉睁开了半眯起的双眼,蔚蓝的眸子却映出了另一个人的身影。
“大哥……”黄泉呢喃的叫出口,那声音微细又像是没有说,或许是真的没说。在那人生前不敢叫出口的在那人死后也不敢。只是偶尔午夜梦醒,心中百转然后化作喉间的一声轻叹。
罗喉看了看眼前这个疑似醒了的人,眉头几不可察的微皱了一下:“黄泉,你……”话没说完便被这人的动作给惊住了。
黄泉一手轻抚罗喉面颊,口中正呢喃着什么,突然又一晃神,整个人朝罗喉栽了去。
罗喉被撞的猝不及防也倒了下去。跌地那一瞬才懊恼的发现自己尽未有丝毫防备。
“黄泉,起来。”罗喉沉声道。
“嗯?”黄泉轻轻的从罗喉身上爬起,本想站稳的身体因酒力问题又跌了回去,好死不死正中要害……
即使事罗喉也受不了那种地方的攻击。
正当罗喉脸色晦明晦暗之际,黄泉再次凑近罗喉,甫一开口浓厚的酒香便逸出,逸进了罗喉的鼻间、唇间、心间。
“哈,进来过的可好吗?”醉酒之人说话也是颠三倒四“昨夜那棵梅树开了啊”罗喉抬头默默地看了看那棵开的繁茂的桃树——桃华灼灼,偶有几多自枝头掉落,与地上的粉红混在一起——一看那粉红就是身上的暴娇干的。
“那小鬼过的还挺滋润的。”黄泉垂下眼,红色的眼睫掩住了水润的眸子却掩不住外泄的情绪。黄泉紧紧的贴在罗喉身上,丝毫不因战甲的厚重退让,许是坐的不舒服了,扭了几下,又换了个姿势。
“黄泉”罗喉摸了摸中人卷曲柔顺的鬓角“别闹了。”无奈的语气尽显我们伟大的天都武君复杂的心情。
罗喉实在不明白自家平日里高傲不羁不把他人放在眼里的战将今日怎么变的这么……粘人。
罗喉为自己想到的词惊异了一翻,但细细打量着身上的兔子又默默地在后面加上秀色可餐并打了个勾改了个戳。
黄泉睁着平日里总眯起的眼蔚蓝色的眼睛充斥着迷茫,漾着点点水雾,淡色的薄唇轻启,酒香在他与他之间萦绕。
武者的手上或多或少都有些茧子,可罗喉此刻却觉得那双手有一种让自己握住好好珍惜的错觉。
错觉么?
大概自己也醉的厉害,罗喉如是的想。
不然为什么会生出这样的欲望?
“我带你回去。”伟大的武君叹息了起来,似是对怀中人大十分没辙,也是,他从来也只对他没辙。
———————————————
TBC
一直不敢发,但是还是心痒痒难耐发了出来嗷嗷嗷
还是在学校的时候手写的(;´Д`A
本来的设定是以喝酒为主题写几对cp的小故事emmm
希望我能写的下去_(:з」∠)_
本来的设定是肉来着。。
感觉。。大概。。还是清水吧(苦笑)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