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幕幽

《吞冰啮雪》第一章:他是个祸害

     这世上名山大川那么多,寺庙自然也是不少,有的受万人供奉,有的香火了了。受万人供奉追捧的自是名寺古刹,高僧无数,就连里面的佛像看着也比别处的宝相庄严的多。   
     宝塔寺就是这样一座寺宇。宝塔得名的原因自是宝塔。相传在古早以前,宝塔寺还仅是是一个普通是庙时却有一个高耸入云的佛塔,不知是何时建立,只知是古时留下的东西。那时宝塔也不叫宝塔,只是个普通寺名。而宝塔之名,是某天寺庙被雷给劈了才改来的。
     说来也是发笑,那天本是风和日丽,却突然一个霹雳当空而下,别处不劈,只劈塔。
     塔自然是毁了,可宝塔也从那之后慢慢出名的、壮大、一步步的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这名据传受那时的主持见霹雳而显的一句佛偈,当即便在那参禅,数十天后吐露两字曰:“宝塔”之后便坐化而去了。
     传闻这种东西不知真假,但宝塔寺有名是真的。
     “哎呀哎呀,施主这万万不可啊,使不得使不得。” 大厅内一名身着灰色僧袍的僧人在极力推拒眼前之人所给的“香火钱”虽说是推拒,可是那表情,哎呀,值得商榷呀。
     “小师父,使得使得,这香火钱你留下,就当是我给贵寺的一份心吧,只是得小师父在佛祖面前给我多几句好话,我娘子这肚子它怎么也……”来人脸上一片焦急之色,头顶稀疏,衣着华贵,面显些许疲惫。身边的那位妇人端看样貌怕是只有二八。
     货真价实的一对老夫少妻。
     灰衣僧人笑眯眯的点头道:“自然,自然,施主怕只是缘分没到,只是这钱,贫僧是着实不能收啊!”说罢,竟是遇走之势。
    华衣老男人连忙把他拉住,两番纠结之下接下来的手腕上的一串金刚塞进灰衣僧人的手中,虽是不舍但任坚定。
    “这、这怕是施主贵重之物,贫僧、贫僧……”
    “不不不,小师父一定要收下,就当是替我保管了,前几日遇上一个云游僧人,他还奉劝我将这物什转了去,巧了,今天刚好遇到了小师父。”
灰衣僧人见男人说的这么诚恳也就撤去了那拒绝之意,面露得色的戴于腕上道了声佛,之后又是几番虚与委蛇那人才终于协着家眷离去。
     待人远去之后灰衣僧人擦肩停了笑:“就算是有佛祖显灵也显不到你身上,那样的美人白瞎了配你,可这串金刚,啧,好东西呀……”僧人喃喃自语着,却不妨身后突然有一道高朗的童音响起。
    “师兄,为什么他要孩子?你为什么要去收那串金刚?为什么……”
    “好了,你不要再问了!”灰衣僧人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但明白那声音的主人是谁后又是怒火中烧,回头就冲来人吼道:“无!不要再问了!没有那么多为什么!谁让你来这边的?”
    “没人,那为什么……”小小的孩子抹了把脸面无表情的问。只是还没问完就被“师兄”给打断了。
    “够了,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回到后林去!没到饭点不 许出来!快去!”被唤做“师兄”的男人声嘶力竭,他生怕这个孩子又问出什么另自己头疼又尴尬的问题“还有,今天看到的什么都不准说!”
    “哦,但那……好吧。”小脑袋垂了下来,像海草似的杂七杂八四处乱飞的头发也一样无精打采的,让人看着就很想把那堆本来就很乱的头发揉的更乱一点。
灰衣僧人可没有这个心思,他只想要这个祸害快走。
是的,祸害。
     这基本上是宝塔寺中弟子对他的一贯称呼。当他面 叫他“喂”背后就是祸害。
事实上他没有名字,刚到寺里的那一年几个长老还想着给他取一个“定”字辈的号,可无论怎样的名字,他都不答应,久而久之大家也放弃了,只称他为“无”,取没有之意。
     但一般叫他祸害的人居多,普通弟子们是素来不爱同他往来,就算是有那也是轻蔑的称“祸害”。
劝寺的弟子们隐隐约约的都有些许排斥之意。
原先来的弟子知道他是讨人嫌的,整日爱问为什么,后来的弟子些许会去尝试一下,可无一例外都被他那些个“为什么”给打败了,之后就在师兄弟的劝诫下离他远些。
     当然还是会有年龄小的觉得他可怜,可日子久了,也就明白过来了。
     “那个祸害性子古怪的很!一点也不把人放在眼里。”
     “是啊,前几天还把法真师叔给问的下不来台呢。”
     “他很可怕的啊!我告诉你们我之前还见到他抱着一把剑呢,用布包着一看就是凶器!”
     “天哪他还是和尚么?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什么和尚不和尚的,你看他那头发,寺里哪个师兄弟不都是光头啊!他凭什么留着头?定是个怪物!”
     “他,他说不定是个带发修行的俗家弟子啊……”一个怯生生的童声响起,定戒是这辈中最小的,观其年龄约莫五六来岁。“而且,他不是也有法号么。”
     “说不定他就不是我们寺里的!他的法号是什么,你有听过么?我听说那个祸害是八年前法坤师叔他们在离后林十里开外的一处水边捡到的。”
     “后林十里开外?那是什么地方?”
     “那、那是,哎呀那个地方邪门的要死,去过的人下场都可惨呢!”
     “那法坤师叔他们……”
     “你们都知道什么!听说他刚来的那天山下就有几个村民莫名其妙的死了,死的可恐怖了,听说到现在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们还不知道吧?当年主持突然闭关就是因为他!”
     “哼!说不定他根本就不是人,你们见过他额头的红色火焰纹么……”
     一群穿着灰色僧袍的小沙弥吵吵闹闹诉说着心中的不满,看着模样还有愈演愈烈的架势。
     新入门的弟子也被带着唾骂、鄙夷那个祸害,在大声的痛骂中肯定着自己,贬低着他人。
     他们丝毫没有注意到在不远处的一颗老梅树下躺着一个闭目小憩的人,也就是他们口中的祸害——无。
无已经躺在这里多时了。
     从他们还偶然闯入这里聚集口诛笔伐他,到他们带着嬉笑怒骂渐渐走远。
     无只是静静地躺在老梅树下,卧听鸟叫虫鸣,静候风来花往。
     一阵风吹过,吹动了树梢上的点点翠绿,此时正是初春,万物开始复苏,就连不就之前过了花期的老梅树也是。老梅树兴许是老了,不仅根生的盘根错节,就连枝丫长得也是错综复杂。有的努力向下,有的行道中庸,有的谦逊低垂,有枝恰好被风吹动,荡到了无的面前。
     无缓缓睁了眼,伸手抚了抚只冒出点点细牙的枝条,虽是面无表情,可那双孔雀蓝的眼睛却是透着笑。
     渐渐的日落西山,红霞把天边的那几多白云染成赤色,乍看之下恍若火般的绚丽、壮美。
     无在这瑰丽的景色中缓缓的睡了去,与那逐渐昏暗的天色一样陷入了黑暗。
     睡吧,无。
  
——————————
emmm这还是上半年写的,今天有空把它给打了出来,说真的特别心疼我雪宝qwq入坑时的一把大刀qwq
这篇文里除了吞吞和雪宝之外其他都是原创人物,有点承接原剧情(就只有一点点!一点点!!!因为剑踪之后太难受就开始跳到其他了qwq)
所以会有oocqwq
轻拍
mua~
希望我不会坑hhhhh
突然发现上学期脑洞是得有多厉害呀~翻了翻小本子发现想了好多跟好多东西emmm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