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幕幽

【罗黄罗】西陆遗事

码住!!!

弦有竟时:

全文链接:


序章 雨林


上部 西维 01 02 03 04 05 06 07


中部 忘尘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下部 天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18


终章 西海 01 02(完结)


———————————————————————————— 




番外 雪原 


01


厚重的木门从外猛地推开,硬冷的雪粒被剧风挟裹着窜进了酒馆内。坐在门边的几位客人打了个寒颤,嘴里含混不清地嘟囔着几句脏话。


室内温暖而昏暗,门边的一小块地方顿时就被茫茫雪原的亮白色衬得明亮了几分。推门者站在门口打量了几秒钟,由于逆光的缘故只能辨认出他的身形,大概是个瘦高的青年。


他对自己身后的同伴低声说了一句什么,旋即门页被砰地一声合上,隔绝了屋外的冰天雪地。


这场席卷大半个月陆的暴风雪已经持续了十来天。三天前,从大陆前往半岛腹地的铁轨在严酷的低温下损坏,铁路彻底瘫痪,现在月陆的各条主干公路两侧都有不少滞留的人群。


这里已经是月陆北部,地处北极圈外围,常年气候严寒。为了帮助长途通行者,在月族王室的政令和资金支持下,每隔几十公里都设置了这样的小型补给站。除了获取物资之外,这里同样也是各色旅人和商队的落脚点。


酒馆的侍者看了一眼刚进门的客人,慢吞吞地从阁楼上拖下一张落满灰尘的桌子,用一块脏兮兮的布巾随意擦了擦,放在角落中招手示意他们坐下。黄泉撇了撇嘴走了过去,罗喉的注意力却在侍者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别看了。”黄泉解开自己的皮裘,懒洋洋地往椅背上一靠,“对于月陆上的原住民,戴面具是最正常不过的了。”


“这是什么风俗?”罗喉问。


“古月陆人从不对自己配偶之外的人展示容貌,现在习俗虽然不再严格,但仍然有不在少数的人乐意照做。”黄泉耸了耸肩。他抬起头,发现罗喉看他的眼神变得意味深长。


“别用那种表情,我可不会只给你看的。”黄泉没好气地冲他说。


“只是想起杀手火狐向来不对别人露出自己的真容。”罗喉说。


黄泉哼了一声:“那是我喜欢那套装扮。”


他不等罗喉再说话,打了个响指示意侍者前来。


“要一份最好的蒸鳕鱼,外加黑麦面包,还有一大杯热红酒。”


侍者打了个哈欠:“先生,北极鳕鱼昨天就售罄了,现在只剩下熏鳟鱼,干三文鱼和鲱鱼罐头,主食也只有最简单的白面包。”


“那就一份熏鳟鱼和白面包。”黄泉不悦地敲了敲桌子,“再要多两份带走。”


侍者等了几秒,黄泉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怎么?”


“对面的先生……”侍者思索了一下,“不需要些什么吗?”


“唔,一份最廉价的干粮正合适。”黄泉冷笑着说,“我猜他付不起更贵的东西了。”


酒很快就端了上来,丁香和肉豆蔻的浓香随着温暖的蒸汽扩散开去。黄泉啜了一口,他进食的动作似乎带着一种天生的优雅,就好像他的刀叉下并非小破酒馆中的一顿便餐,而是一席宫廷盛宴。


罗喉在他对面缓慢地咀嚼着一份干面包,表情平淡。


“没想到堂堂罗喉也会沦落到穷得叮当响的地步。”吃饱喝足,黄泉用叠好的餐巾擦了擦手,忍不住嘲笑道。


先前罗喉已经将留存下来不多的动产交给了千叶传奇,作为遗赠分配给黄泉和君曼睩。目前他们还没有与日盲商队碰头,这部分财产之外罗喉确实已经身无分文了。


相比之下,黄泉就要富裕多了。一回到中土,他就在边境的银行取出了金币。用他的话来说——“一个合格的杀手总会为自己攒够后半辈子的生活费。”


罗喉咽下最后一口食物,深红的瞳孔里似乎有隐约的笑意。还没等他开口,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喧哗。


“这他妈的是真的?”一个衣着阔绰的男人猛地站起来,激动地一拳砸在桌子上,看打扮应该是月陆的富商,“那个该死的暴君终于死了?大将军终于能瞑目了!”


附近的人纷纷侧目。阔男人却丝毫不在意,在侍者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时大力拍在对方肩上:“给这里的所有人上一杯伏特加!记在我账上!”


他随即旁若无人地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又:“谁干了这件大快人心的好事?我才不信是刀无极那个胆小鬼做的!”


喝到了免费烈酒的人也热络起来,有一两个走到近前去和他碰杯,大声说:“多亏妖世浮屠和天都狗咬狗,天蚩那混蛋和暴君一起死了,女戎本来被俘,但是不知道怎么给她跑了!”


“跑了?”阔男人已经有点醉意,胡乱挥舞着自己的手臂,也不顾碰翻了好几瓶酒,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刀无极真是拴不住女人的心啊——”


酒馆里爆发出一阵大笑,气氛变得更加热烈。


“要我说,天下封刀就是一群废物!”另一个凑过去的人开口,“这么几次气势汹汹地远征西陆,劳民伤财不说,哪一次不是夹着尾巴跑回来?”


酒馆中立即响起好几处应和声。月陆与中土虽是政治同盟,但在民间彼此看不顺眼的人却总不会太少。吧台的尽头,一名面容清秀的黑发年轻人原本嘴角带着微笑,在对天下封刀的谩骂和讥讽中也渐渐皱起了眉头。他一旁的同伴甚至比他更快地注意到了这一点,迅速握住了他的手。


“你已经不是天下封刀的人了。”面部轮廓深邃得如同刀刻一样的青年低声说,他披散着一头很像是月陆人的银色头发,间杂着几缕鲜艳的银红,“他们说的和你无关。”


“我知道啦。”黑发年轻人笑眯眯地抬起头,“绝尘,我难道没有和你说过我不喜欢鲱鱼吗,这里的味道真不怎么好。”


银发青年毫不犹豫地说:“那我们走。”


“没关系,如果你想再多注意一会儿那两个人。”黑发年轻人用下巴示意了一下屋角的方向,“你认识他们吗?”


“不。”叫绝尘的青年想了一会儿,又摇了摇头,“大概是认错了。”


“哎呀……”黑发年轻人看着他认真的表情,故意撑了撑额头,忍不住笑了起来,“像我这样善于交际的人,怎么会有你这样呆的朋友……好啦好啦我们赶紧动身吧,要是再晚到几天,小妹到时候非打断我的腿不可。”


 


酒馆中变得越来越喧闹,侍者忙着为阔商上酒,罗喉和黄泉这边几乎完全被忽略了,打包的食物过了许久才送到桌上。黄泉漫不经心地收好食物,端起酒杯晃了晃:“怎么样,用这杯酒庆祝自己的死?”


罗喉没有说话,他把玻璃杯举到唇边,一仰头喝了个干净。


他们随后去酒馆背后的仓库中交换了一些物资,走向泊在雪地中的汽车。两人抵达中土时已经进入冬季,黄泉提议去月陆的最北端看极光,但一路北上,刚进入半岛,停运的铁路就破坏了这个计划。然而,让黄泉放弃当然是件不容易的事,第二天他就立刻花高价买回了一辆性能良好的汽车。


在上车前,黄泉细致地例行检查防滑链,罗喉注视着他的动作,突然说:“月陆人仍然怀着很深的仇恨。”


他的声音在风雪中有些模糊,黄泉没怎么听清,随口问道:“什么?”


罗喉没有再说话。黄泉眯起眼分辨他的表情,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


“没错,因为你杀了他们的英雄。”他的声音有些冷淡,“银血生前在月陆的地位很高。”


直到汽车发动,两人都没有再交谈一句。


月陆的这一区域大多是低起伏的丘陵,路并不怎么好走,需要驾驶者更集中的注意力。时间久了,白昼中的茫茫雪地十分伤眼。黄泉目光失焦地盯了一会儿窗外,很快就开始在副驾上闭眼休息。


“你知道。”罗喉突然说,“你有权利随时改变主意。”


他的声音又低又沉,黄泉却像是被激怒了,在座位上猛地一弹。他狠狠地一拉手动刹闸,汽车顿时发出一声刺耳的尖鸣,在雪地中踉跄着停下了。


“罗喉,你给我听着。”黄泉一把拽住罗喉的领口,咬牙切齿地说,“这辈子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罗喉在极近的距离里和他对视,他有种奇异的错觉,仿佛自己从那双淡蓝色的狭长瞳孔中看到了自己曾经疲倦而黯淡的灵魂。


他们僵持了好一会儿。最后,他用手掌覆住黄泉的,感觉到皮肤下因为过于激动而微微颤动的血管。


“走吧。”他说,重新启动了汽车。


-tbc-

评论

热度(28)

  1. 翠幕幽弦有竟时 转载了此文字
    码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