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幕幽

〖炎裳〗愿逐月华流照君

       焱无上这几天有事没事就来这边树上待着,什么也不干,就盯着院子里那人,那个绿衣的修者。浅浅淡淡的绿上缀着银色的花纹,素淡清净的衣饰上挂着些璎珞,垂眸敛神握着佛珠。只此就可观出此人心性平和心静,佛者修养。
       裳璎珞正在院子里浇花,山茶一簇一簇的开着,红的、白的、黄的,交相呼应,开的热烈却并不争抢,那种倔强又温柔的样子也不知像极了谁。
       裳璎珞细细的想着也没弄明白像谁。
       故人么?
       似是带着火与光而来的故人。
       可自己哪有什么故人。  
       裳璎珞苦笑着摇头,放下手中的浇完水的瓢,转身又走进了屋里,清晨初生不久的阳光也害害羞羞的追随着他的衣袍,可又停在门口,只敢亮着那门窗的一小块儿地。
        焱无上望着他留在外面的水瓢,复又看到了水瓢旁的物什,轻轻的勾起了唇角。
  
        裳璎珞猛然发现自己的助念流苏不见了。当他下意识的去转珠时才发觉那个自记忆伊始便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东西不见了。
        没有很惊慌,却是有些诧异了,自己何时这么记不住事了。
        裳璎珞哂笑,收拢了手中日前拾得的一片赤色衣角,继续礼着佛。

        再处变不惊,心性平和的人看到一个坐在自己床边的大妖也会有些失态,尤其现在是深夜,而这个大妖的表情狰狞,扭曲。
        “裳璎珞”那个大妖开口道,声音磁和清亮带着少年人的朝气,可其面貌又有着青年人的俊郎,意外好听的声音,意外好看的人。
        “本爷不来找你,你是不是一辈子也不打算来找本爷。”那好听的声音响起,语气是凶狠的可言辞间怎么听怎么委屈。
        “这位施主......”
        “不要叫我施主!”语气更凶狠了。
        “那好吧,这位朋友,你能先放贫僧起来么,这样子交谈怕是不太妥帖。”裳璎珞无奈的看着那妖按着自己肩的手,略微叹了口气道:“这躺着可不是待客之道啊。”
        “哼,本爷就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大妖脸色缓了缓,却没放开只是松开了手上的力道,转而扶了裳璎珞起身。
        “就这样。”焱无上满意的点头。
        裳璎珞看他没有后续动作也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位朋友,你好歹也让我点个灯吧。”话落,只见桌上的灯陡然亮了起来,似是还嫌不够多,床边又亮起了一团火。嗯,火。
        “这样够不够?”焱无上挑了挑眉,一脸的得意。
        “这位朋友”
        “焱无上。”大妖顿了顿,“我准你唤我焱无上。”早就准了,初识那日就准了。
        “好吧,焱无上。”裳璎珞缓握住焱无上的手腕,轻抚那处系着的助念流苏,开口道“请问,你手腕系的上是何处来的”他黑色的眸子在身侧的火光照耀中多了几丝暖橙的色彩,那眸子中映着焱无上。
        “荒郊野外,杂石乱岗。”焱无上嘴角勾起,随口应着怎么听也不正经的话。
        裳璎珞道“实不相瞒,这东西是贫僧日前所遗失的。”
        “怎么证明是你的?”焱无上凑近裳璎珞,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这上面有佛法的痕迹。”裳璎珞淡淡道。
        “就不能是本爷修佛?”焱无上将脸凑的更近了些,口中所出的话夹带着热气,尽数洒在裳璎珞的耳廓上。
        不知怎的,他竟觉得有些热了。
        “你是妖。”裳璎珞凝神默念心法,直道对方来历。
        这个大妖莫不是有意刁难的吧。
        “是又如何,本爷拾得的就是本爷的。”
        你也是本爷的。
        “不讲理。”裳璎珞不知怎的有些恼了,可这不应该是他会对陌生之人所应该有的态度,不,就算是亲密之人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样……略带嗔怒的话。
        想到这儿,裳璎珞的面颊不由得有些泛红了,他不懂为何会这样,偏生他是恼不是气,那大妖身上熟悉是感觉更是让他生不出一丝气来。
        这般的熟悉,到底是什么熟悉。
        裳璎珞盯着焱无上衣摆处的流苏,暗自出神。
        等一等,那里是不是少了一角?
        “哈”裳璎珞轻轻的笑了。
        “你笑什么?”焱无上不满的问。
        “没什么,想到了一些事情罢了。”裳璎珞摇了摇头,突然问到:“焱无上,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诶?”
        话甫一出口,裳璎珞便被猛然凑近的焱无上吓了一跳,他整个人被焱无上逼到了墙角,又因贴的极近,便仿佛半嵌在焱无上怀中一般,更别提焱无上自始至终都拦住他肩的手……
        “你……”
        焱无上就真的抱住了他。
        “何止是见过,你还欠本爷的!你欠本爷的可是几辈子都还不来的!”焱无上的头靠近裳璎珞的颈侧,凶猛的话像是灼热的火焰般,几近将裳璎珞燃烧殆尽。
        “我……”裳璎珞被这陡然的变故给惊愣住了,待回过神便发现焱无上整个人已经贴了上来,身躯不断的发抖,不知是气还是恼。裳璎珞却知自己此刻羞极了,清修的佛者从未与这么接触过,何况身上那人的热度像是他的性子一般的烫。
         “你、你先放开我。”我又不会跑,裳璎珞无奈的捶打了焱无上一下,郁闷的想到。
        “不放,本爷一放你跑了怎么办。”身上之人蛮狠的说。
        裳璎珞哑然失笑,还真是怕他跑了,真如孩子一般。
        “你先放开我,我欠你什么你说清楚,你不说我怎么赔你。”裳璎珞哄着到。
        “哼,本爷就不放。”焱无上继续把脸埋在裳璎珞的颈侧,声音闷闷的“每次都这样,每次你都骗本爷,本爷这次不会再上当了。”
        裳璎珞愣怔,复又轻拍焱无上的背,似是安抚的说道:“我不记得了……”
        “可本爷记得!你骗本爷的,本爷都记得!”裳璎珞的话没说完便是被焱无上一顿抢白。“本爷不追究你为了佛乡欺骗本爷,本爷不追究了,可是你回来好不好,回来好不好……”话到最后竟是有些哽咽,带着颤抖的声音如同一把刻刀般钻进裳璎珞的脑海中。
        似是有什么花在开放。
        那树下寻我的是谁?
        那来不及向他道别的是谁?
        那隐忍不发的是谁?
        是你啊。
        原来是你。
        我怎能忘记你。
        裳璎珞叹了口气,回抱着焱无上,精致秀气的脸搭在焱无上的肩上,轻轻的应了一声:
         “好。”

         清晨的阳光懒倦的舒展开,似是不想从温柔的夜乡醒来,院子里的人却是早就立在一旁准备一天的事物了。
         “焱无上?”裳璎珞有些惊讶,因为他看到焱无上撸起袖子在院子里劈柴,“你怎么……”
         “你不适合干这些。”焱无上随手丢开斧头去扶裳璎珞。
         “你,我也是男子,有什么不适合。”裳璎珞突然有点脸红,因为焱无上此刻心贼坏的按着他的腰眼,只一下便叫裳璎珞叫苦不迭。
        别无其他,只是酸软罢了。
        “焱无上,别得寸进尺。”裳璎珞咬牙切齿道,谁曾想昨晚一个心软给这个大妖得逞了,也不知道他到底计划了多久了,那片衣角大概都是故意留下的。
        “本爷并无啊。”焱无上一脸的无辜“你一个清修的佛者,这等凡尘俗世自是不适合你来做。”焱无上亲了亲裳璎珞的眉心道“你相公,本爷我就不一样了。”
        “劈你的柴吧!”裳璎珞脸上红红的,慌慌张张的转身准备回去切茶水。
        这人真是,得寸进尺。

        待会劈完柴怕是会渴的吧……

        裳璎珞又是羞恼又是关心的去切茶了。

——————————————————————————
我是不会说这篇我瘫了两个月最近终于不瘫了起来写的( ͡° ͜ʖ ͡°)✧
有一个冷cp补全计划哈哈哈哈哈哈
说的跟我真的会动笔似得ヾ(^▽^*)))✔
我相信我自己( ͡° ͜ʖ ͡°)✧

然后小学生文笔(*꒦ິ⌓꒦ີ)
大家轻点打(*꒦ິ⌓꒦ີ)
焱裳这对真的可萌啦(*꒦ິ⌓꒦ີ)
就是太砍线了qwq
没粮吃只能割腿肉了orz
     

评论(10)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