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幕幽

【风雀】听说直男很难掰弯!肿么破? by二罗

听说直男很难掰弯!肿么破?

那就穿女装去先把人忽悠到手在说呀!

于是ヽ(#`Д´)ノ苦境某漫展上一神秘漂亮的高跟鞋女王姐姐惊艳全场,本是娇小可爱又霸气侧漏的哥特豪华风黑萝莉,脱了红色高跟鞋,拆了入云般耸立的发髻估计只有一米六,长长的孔雀指划过润泽的嘴唇反射出耀人的金属光泽,悲悯地唱颂着:神垂怜!神不朽!

天哪噜!天知道那傲娇的神棍腔搅动多少宅男心弦,开玩笑你不想把祭司小姐姐抱在怀里揉胸捏脸吗!?(づ′▽`)づ

一时新COS荼罗无疆.地擘之名无人不晓。

荡漾春心的眼妆,魅惑的异瞳睇睨下多少直男成为追随孔雀小分队:逆海崇帆的忠实的各种信徒。

三百年风吹雨打,只愿成为石桥,让地擘大大穿着增高的毛绒绒的高跟扭着腰肢从我们身上踏过!最好有一阵善解人衣的风撩起她的裙子哦哦哦!我说不下去了,擦个鼻血先!

喂喂神不容亵渎,跪舔之前请你们先擦干口水收拾起痴汉笑好不好!神不垂怜你们,只会嫌弃OK?

咳咳言归正传,此时风华绝代的地擘“小姐姐”正坐在祸风行面前搅着咖啡勺,矜持地抿掉嘴唇上的奶油。

祸直男内心一动。

介绍一下,祸风行,知名黑客,笔直笔直的直男,目前尚在苦境大学四奇观分院进修,题外话一下,四奇观嘛,电力工程院的战云徒手接线,情况紧急还能充电供电;土木工程的烟都老修亭台楼苑,一个个像红楼梦中的姑娘一样凭栏;珠宝系的冰楼天天炫富鉴宝,各种宝石瓷器绸缎卖了你祖宗八辈子都陪不起,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唯有风岛,一个人,一个系,一台本子战千军。

四奇观每年塑料花情谊的年度大戏就是上面批资金下来的时候,战云年年烧炸了多少电路花了多少消防救护费先不提,烟都学生宿舍就是一人一套楼院也不说多烧钱了,单单冰楼霸霸的一件藏品账单就不是个小数目。唯有风岛独善其身,换几个硬件轻松搞定。

所以在朝天骄掀起虎皮短裙踩着古陵面前的桌子,冰皇翻着账单陪着她怼人,食堂里烟都和冰楼的人在被战云拉了电闸的黑暗中一边吃着冷饭冷菜一边夹枪带棒的互怼,战云的耿直汉子和女汉子则听声辨位,叉起盘子里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儿抡向对战云经费申请出言不逊之人,个别十分不友好的人还会摸黑过去把汤汤水水扣在人脸上。

三天前,祸风行一边在电脑上写代码一边戳着盘子里的不知道是什么的糊块叹气,每年这个时候,四奇观就会停水停电断网,直到这场撕逼大战落下帷幕一切才会回归正常,可怜他的爱本,只剩下一点点电垂死挣扎。

这个时候,有一个星目剑眉的人拎着一个本子托着一碗糊糊坐到了他对面。

祸风行一抬头,是刚刚被七大姑八大姨拖着转回战云的意琦行。

作为一帮神经病中唯二的两个正常人,两人相谈甚欢,立场也无冲突,到后来发展成祸风行答应帮意琦行隐瞒他出校去漫展见阿娜答的事,而意琦行爽快地伸出手帮祸风行充满了笔记本上的电。
祸风行对意琦行的印象变了很多,当年那个因为实验强度过大隔三岔五烧炸战云的磁悬浮悬圃实验室的绝代天骄,那个半夜在漫天满地噼里啪啦的人造闪电中面无表情的对数据的战云第一劳模,居然会在第一次转校离开战云后遇上灵魂伴侣,居然为了阿娜答明白了二次元是什么,居然愿意在漫展上梳高冠出古装还准备登台和阿娜答情歌对唱!

祸风行说,实不相瞒,我也要去展子上见徒弟。

是的,祸风行收了一个叫画眉的小徒弟,看过照片,笑得天真无邪带着几分青涩的小姑娘,虽然只是个小白,却把这个当年年少气盛为证实力攻击过无辜人士电脑后洗手不干为了弥补罪过当了义务网管的黑客打动了。

祸风行教一点,她学一点,开始学得很慢,最近慢慢上路了,祸风行很欣慰。

然而当他开始约徒弟出来见一面时,突然两人的聊天就沉默了。

祸风行手足无措,他想起自己最近打过交道的女性如果算不上冰楼公主那百米外一瞥的话,在他旁边只有揪起古陵衣服领子咆哮的朝天骄了。没错,可那是收了冰皇美人的英雄啊!?性别反了吧!骄姐拍你一下肩膀意琦行扛着都吃力啊!这比爷们儿还爷们啊!

唯一认真打过交道的女性恐怕只有以前潜欲的大学同学天谕了,可是这是坑爹吗!?多少年前的事儿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祸风行惊慌失措,被代码和程序埋葬的情商和暖男基因一点点回温,告诉他这样子直接约女孩子非常不礼貌,是会被怀疑是色狼的!

然后他看向屏幕,正想着如何措辞和小姑娘家解释,结果徒弟已经答应了。

有惊无险,还好还好。

结果到了漫展那一天祸风行发现自己还是老了,跟不上时代了,意琦行一身道袍,背着一把长剑,还提着一个拂尘,凛然不可侵犯的赫赫天威在见到传说中让他不顾战云亲属一哭二闹三上吊执意留在渊薮分校的阿娜答后冰雪消融,笑着让人为他扎个发冠。

这边厢两人小别胜新婚结发许长生的,祸风行只觉得光天化日之下亲亲我我的狗粮噼噼啪啪的往脸上砸。

然而当他见到“徒弟”时才真是大吃一惊,一帮宅男腐女一边膜拜一边高呼荼罗无疆!荼罗无疆!

高台上,黑纱披风艳丽反光,繁复的纹饰下若隐若现的诱人线条,摄人心魄的妆容,高傲而从容不迫的动作,勾魂而中二,字字圆润悦耳的邪教念白,这老辣的传销头子架势哪里是青涩小姑娘啦?!分明是女王登基君临天下!

祸风行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毁了毁了,好端端的小徒弟,纯洁懵懂的,就变成和那帮姐们一样的女王了。

网络啊!不能信啊!害死人啊!

祸风行痛心疾首,直到徒弟傲娇一挥手的打发了全部“教徒”姗姗来迟才得以缓解。两人在祸风行的提议下绕过会场喧嚣的人群,悄悄跑到二楼茶餐厅找了个位置坐下。

一路上小徒弟躲在珠帘后眉眼低垂,淑女般举止优雅又微微害羞的红着脸,让祸风行忍不住感叹这个年代还是会有小家碧玉的。恩,直男口味!

祸风行如果知道事情的真相估计会一剑燎了作者。

他对面的是弁袭君,对和他一直从小学同桌到高中的弁袭君!大学他俩终于不同座了因为干脆同床了,没错上下铺!

弁袭君,性别男,爱好男,特指祸风行。性格怂,但为了追爱永不放弃死犟死犟一根筋。目前因父母发现还在初中的妹妹疑似网恋,被要求“你不是学网的吗?搞死他!”,结果惊发现对面是自己青梅竹马的暗恋対像。

当年作为大好文科苗子毅然决然为了爱情投身理科,甚至耽误美艳容颜在祸风行学计算机后生死相随。蹉跎青春年华后还因为信念不同好友在他出国交换时一声不响转学离去,留他一个人独守空床彻夜难眠。

如今再相见。。。

在瞒着父母亲人装了几个月小白以妹妹的身份网恋以后,鬼迷心窍答应了对方的见面要求,一边醋海翻天一边欣喜若狂一边失魂落魄的求助损友暴雨,在变态的建议下决定女装见面。目前正暴露着怂之本性,若不是不想将所爱拱手相让,几欲夺路而逃。

外传
暴雨:哈哈哈,来来出女装去面基吧婶儿!啥?不喊你婶儿?那我换个人去喊?哈哈,我叔作为直男不会认出来你的!看见妹子想到发小他就不是直男了!你和你妹不是长得挺有神似感的吗?妆画浓一点妖艳一点,展现出不同于小丫头片子的成熟魅力来!去吧娇俏可人平胸LOLI,将妩媚和羞怯集为一体拿下我叔!我看好你啊哈哈婶儿加油!

————————————————————————————
哎呀妈呀发了半天总算发上来了

昨天群里的女装梗哈哈哈哈哈哈
代朋友发的√
实际上我自己的女装梗还没写emmmm

朋友,女装雀了解一下?

评论(10)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