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幕幽

【罗黄】不可说

提前标注下x:
名字瞎取的😄
通篇莫名其妙
内容贼短
很早之前写的x想着高考结束修一修的发现还是那样xxx
能看进去的爱你们❤️
——————————————————————————————

他携一壶烈酒倾倒。

浓烈滚辣的酒一半灌入喉间,一半顺着战甲滚上地面,润湿了那块夹杂着红的褐色土壤。

“我来看你了。”黄泉一手提酒,一手搭在一块无名的墓碑上。

白近透明的手对于一个战士来说或许显得过于柔嫩,但对于黄泉而言却是恰到好处的杀人利器。

这手上染着血。

不知是谁的,一点一点顺着指尖往下流,衬的那无言的黑色墓碑分外刺目。

“一个人在这里很寂寞吧。”黄泉把那所剩不多的酒倾倒在地上,转而轻笑“算了,你本就是这幅德行,我不打扰你享受你的寂寞。”

“你也别来打扰我享受我的孤独。”黄泉眼波回转盯着碑边不知名的野草,想着那时长入梦的人。

“很有意思么,不打算放过我么?”指尖轻微用力,似是想把这早已死去的人拉出来再给恨恨地杀一次般的说“堂堂罗喉,这般小心眼。”

“罗喉,你个骗子。”说什么谎话,说什么死在我手里,骗子。

“罗喉,你个懦夫。”只会把力量交给我的懦夫,你从地狱爬起来的骄傲去哪儿了。

“罗喉,你是个混蛋。”

天底下最傻最痴最呆的混蛋。

黄泉的头盔早已被解下不知抛向何处去了,柔顺的长发披散下来触及那黝黑的墓碑。

碑无言。

黑与白的碰撞,一如那血色刺目,一如那烈日朝阳。

一如那回不来的他。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