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幕幽

最近跟九千胜杠上了emm
然后画的还特别丑
不忍心看完全QwQ
第一张本来是打算画一个夏天短袖短裤的九爷hhh
九爷形象完全被我毁了
我对不起九爷😂

【罗黄】不可说

提前标注下x:
名字瞎取的😄
通篇莫名其妙
内容贼短
很早之前写的x想着高考结束修一修的发现还是那样xxx
能看进去的爱你们❤️
——————————————————————————————

他携一壶烈酒倾倒。

浓烈滚辣的酒一半灌入喉间,一半顺着战甲滚上地面,润湿了那块夹杂着红的褐色土壤。

“我来看你了。”黄泉一手提酒,一手搭在一块无名的墓碑上。

白近透明的手对于一个战士来说或许显得过于柔嫩,但对于黄泉而言却是恰到好处的杀人利器。

这手上染着血。

不知是谁的,一点一点顺着指尖往下流,衬的那无言的黑色墓碑分外刺目。

“一个人在这里很寂寞吧。”黄泉把那所剩不多的酒倾倒在地上,转而轻笑“算了,你本就是这幅德行,我不打扰你享受你的寂寞。”

“你也别来打扰我享受我的孤独。”黄泉眼波回转盯着碑边不知名的野草,想着那时长入梦的人。

“很有意思么,不打算放过我么?”指尖轻微用力,似是想把这早已死去的人拉出来再给恨恨地杀一次般的说“堂堂罗喉,这般小心眼。”

“罗喉,你个骗子。”说什么谎话,说什么死在我手里,骗子。

“罗喉,你个懦夫。”只会把力量交给我的懦夫,你从地狱爬起来的骄傲去哪儿了。

“罗喉,你是个混蛋。”

天底下最傻最痴最呆的混蛋。

黄泉的头盔早已被解下不知抛向何处去了,柔顺的长发披散下来触及那黝黑的墓碑。

碑无言。

黑与白的碰撞,一如那血色刺目,一如那烈日朝阳。

一如那回不来的他。

朋友画给我的生日礼物哈哈哈哈哈哈
贼鸡儿开心!!!
虽然是去年的生日礼物qwq

超级帅的素素qwq

有个太太当朋友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www

素素马上生日啦!!!

希望自己能够做点什么emmm
高三老咸鱼尽量挤时间❛‿˂̵✧

【风雀】神不慌(上)

这个是老早以前群里孔雀蛋的梗(•́ω•̀ ٥)
真的很早之前就打出来了但是(下)一直没动笔所以就没敢发(虽然我现在也没动多少。。)
那啥高三更新不定时orz
如果大家想看的话我。。我努努力我尽量写orz
先放个上qwq
文笔渣渣渣
提前说一声很难看不好吃(*꒦ິ⌓꒦ີ)
————————————————————————————

弁袭君突然发现最近自己精神不济了。
早上本来好好的走在去公司的路上,突然就感到一阵眩晕,董事开个会坐着还好,一站起来发言没多会儿就感到累,就连绝望之刀都隐晦的提过这个问题。。
还有这饭量也日益的增大了。
看着眼前的第三碗饭,摸摸依然空空如也的胃和仿佛变胖了不少的肚子,弁袭君根本不好意思承认这是自己吃的。
“神允许。”弁袭君嘟囔着。

就算这样,弁袭君依然把自己压在第一线,每天上纲上线的工作,是不能说全公司最早到,但绝对是全公司最晚走。

我们的大领导天谕可就看不下去了。
“你这样不行啊。”鸠神练轻敲着桌面,略微显得无奈。
“我不会拖累公司进度。”弁袭君摆摆手,表示自己顶的住“不能因为我一个人就让逆海崇帆的利益受损。”何况这也是他的心血。
“不,地擘。你这样才是影响进度,让公司利益受损。”鸠神练摇了摇头“要我说有进取心是好事,但是你好歹也结了婚,组建了家庭,这新婚没几天就回来上班,你是想让下面人说我压榨劳动力么?”
“何况你想一想,要是你真的生病住院了,那位会怎么想?”鸠神练顿了顿“难道你想让他伤心难过?”
“怎么会!”弁袭君拍着桌子就要站起来了,可刚站起来眼前就一片发黑,黑的他不得不坐回去。
“我不会让他担心的,我有分寸……”弁袭君低着头,脸上的甜蜜让天谕看着都牙疼。

虽然他担心自己的感觉很好……

“所以你还是去看看吧,诺,这是以前我认识的一个医生,医术精湛,就是……唉。”
鸠神练把名片放在了弁袭君的桌边,看着完全不在状态且脸颊悄然爬上红晕的弁袭君无奈的叹了口气。

果然恋爱使人失智。

“记得我的话啊,去看医生,不然……”鸠神练转过身去“我打给死印。”
“嗯……好,唉?!”弁袭君终于反应过来鸠神练的话了,他看着已经被关上的门,默默地出神。

真的要,打给这个医生么?

“所以说,你的意思?”弁袭君第一次把眉头皱成杜舞雩那样。
“哎呀,奴家的意思,这位官人不是很清楚么。”这个医生娇俏的叫了一声,整个人软弱无骨般的轻靠在弁袭君的身上。
“我,真的……”弁袭君紧握手中地擘印。
“你,真的,怀——孕——了——”
弁袭君拿着地擘印的手微微颤抖。
明明该如幽兰绽放,玫瑰吐芳,软人腰骨的声音,此刻在弁袭君耳中却宛如毒蛇的尖牙刺入他的心脏般,带起丝丝阵痛和阵痛后毒液浸染的麻木。
“医生告辞,有缘再会。”弁袭君“腾”的一下站起来,刷完卡准备逃离现场。
“诶,站住。”这位医生叫住了准备落跑的孔雀,并绕到他的前面,上下打量了一番。
那眼中的戏谑恍如实质般刺的弁袭君身上的孔雀毛都要立起来了。
不是开屏,是一根根炸开。
“走这么急干嘛,奴家又不会吃了你,看完诊就走,官人你真的是好生的无情。”说完便用袖子假装抹泪,下一秒转身就往弁袭君怀里钻。
弁袭君“蹭”的一下躲的更远了。
“请步夫人自重。”
“算了算了,经不起逗。”步香尘撇了撇嘴,涂着艳红丹蔻的指甲又一次戳着弁袭君的胸膛,“你们男人都一个样,哎呀,我忘记了,你不一样。”步香尘笑眯眯的说出看似宛如春风般温暖,实则直戳弁袭君内心的话。
“怎么,那个搞大你肚子的男人呢?没来陪你?无情啊!”
弁袭君咬着牙,恨恨的说“步夫人,你管的太多了。”
“啧”步香尘砸了一下嘴,明白自己再调戏下去对方就真的要炸毛了“好了好了,这下真不逗你了,我给你开了安胎的药,定期吃。还有工作能推就推,推不掉就放着,反正你们公司大的很,就算倒闭都得有段日子。男子之驱受孕本就不易,你这样的情况也很罕见,我的话你最好听着然后照办。不然,这孩子”步香尘眼光流转,唇角微勾“天王老子也保不住。”
弁袭君看着步香尘那危险的笑容不经打了个寒颤,匆匆的起身告辞。
“唉,官人,你的药——”步香尘看着弁袭君匆匆离开的背影喊到。
只见下一秒,弁袭君又推开门,匆忙提起桌边的药,对步香尘点了点头,眉头紧皱片刻又道“请夫人为我保密,”弁袭君又加重强调“麻烦了,逆海崇帆的所有人都不能说,先谢过夫人,夫人再见。”
说罢便真的离开了。
“哎呀,又一个痴情种呀。”步香尘纤手轻拢鬓角,精致妩媚的脸上显现出怜悯,可是那眼神怎么看怎么的戏谑。
怕是一出好戏呀。
‌不他就是怂。

弁袭君走在路上精神恍惚,他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怀……怀……怀……
怎么办太羞耻了,完全说不出口!
平日里骄傲高贵又冷艳的黑罪孔雀,逆海崇帆的地擘,为下属所崇拜、周旋多方势力有若游鱼、逆海崇帆当家花旦弁袭君,陷入了人生的第二次纠结中。
这个孩子,怎么跟祸风行解释。
捡来的?种族天赋?神赐之子?
无论哪一个都不靠谱。
弁袭君内心颓丧的孔雀惆怅的用喙默默地在那些计划上画叉并标上“不靠谱”三字。

“圣裁者,您怎么了?”蔽路童子突然发现站在路边身体好似在颤抖的弁袭君“是身体不舒服么?要不要我送您去医院?”
“不用了,没事儿,蔽路童子你怎么在这?”
听到医院二字瞬间转醒过来的弁袭君又恢复了那逆海崇帆地擘该有的高贵样,依然是那个神圣不可侵犯的逆海崇帆的圣裁者。
“哦,圣航者让我出来买点东西。”蔽路童子提了提手中的塑料袋“办公室里缺了点东西,麻烦那边又不太方便,所以天谕就让我出来买些回去。”
“嗯……天谕让你带酸梅?”弁袭君是向来不爱管属下私事,尤其这私事是帮鸠神练办的,只是这带的东西稍稍有点……奇怪?
办公室用得着酸梅?
“额,这个,是我自己顺带带的。”蔽路童子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一脸的尴尬。
弁袭君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即跟着蔽路童子上了车。

“蔽路童子。”端坐在车后排的弁袭君轻声唤道。
“是。”
“下车后零食没收。”
“……是。”蔽路童子看似镇定实则憋屈的说。

酸梅还不错。
办公室里认认真真处理事务的弁袭君默默地往嘴里又送了一颗酸梅。
可以考虑长期购入。

————————————————————
真真凑活着看吧qwq
【高三老咸鱼躺】

代替小怂货柒染发的xd
明明画的超好看就是怂的不敢发"(º Д º*)
@柒染选择死亡
麻烦大家疯狂的赞美这个小怂货( ͡° ͜ʖ ͡°)✧

我们风雀!是热圈!!!

【风雀】听说直男很难掰弯!肿么破? by二罗

听说直男很难掰弯!肿么破?

那就穿女装去先把人忽悠到手在说呀!

于是ヽ(#`Д´)ノ苦境某漫展上一神秘漂亮的高跟鞋女王姐姐惊艳全场,本是娇小可爱又霸气侧漏的哥特豪华风黑萝莉,脱了红色高跟鞋,拆了入云般耸立的发髻估计只有一米六,长长的孔雀指划过润泽的嘴唇反射出耀人的金属光泽,悲悯地唱颂着:神垂怜!神不朽!

天哪噜!天知道那傲娇的神棍腔搅动多少宅男心弦,开玩笑你不想把祭司小姐姐抱在怀里揉胸捏脸吗!?(づ′▽`)づ

一时新COS荼罗无疆.地擘之名无人不晓。

荡漾春心的眼妆,魅惑的异瞳睇睨下多少直男成为追随孔雀小分队:逆海崇帆的忠实的各种信徒。

三百年风吹雨打,只愿成为石桥,让地擘大大穿着增高的毛绒绒的高跟扭着腰肢从我们身上踏过!最好有一阵善解人衣的风撩起她的裙子哦哦哦!我说不下去了,擦个鼻血先!

喂喂神不容亵渎,跪舔之前请你们先擦干口水收拾起痴汉笑好不好!神不垂怜你们,只会嫌弃OK?

咳咳言归正传,此时风华绝代的地擘“小姐姐”正坐在祸风行面前搅着咖啡勺,矜持地抿掉嘴唇上的奶油。

祸直男内心一动。

介绍一下,祸风行,知名黑客,笔直笔直的直男,目前尚在苦境大学四奇观分院进修,题外话一下,四奇观嘛,电力工程院的战云徒手接线,情况紧急还能充电供电;土木工程的烟都老修亭台楼苑,一个个像红楼梦中的姑娘一样凭栏;珠宝系的冰楼天天炫富鉴宝,各种宝石瓷器绸缎卖了你祖宗八辈子都陪不起,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唯有风岛,一个人,一个系,一台本子战千军。

四奇观每年塑料花情谊的年度大戏就是上面批资金下来的时候,战云年年烧炸了多少电路花了多少消防救护费先不提,烟都学生宿舍就是一人一套楼院也不说多烧钱了,单单冰楼霸霸的一件藏品账单就不是个小数目。唯有风岛独善其身,换几个硬件轻松搞定。

所以在朝天骄掀起虎皮短裙踩着古陵面前的桌子,冰皇翻着账单陪着她怼人,食堂里烟都和冰楼的人在被战云拉了电闸的黑暗中一边吃着冷饭冷菜一边夹枪带棒的互怼,战云的耿直汉子和女汉子则听声辨位,叉起盘子里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儿抡向对战云经费申请出言不逊之人,个别十分不友好的人还会摸黑过去把汤汤水水扣在人脸上。

三天前,祸风行一边在电脑上写代码一边戳着盘子里的不知道是什么的糊块叹气,每年这个时候,四奇观就会停水停电断网,直到这场撕逼大战落下帷幕一切才会回归正常,可怜他的爱本,只剩下一点点电垂死挣扎。

这个时候,有一个星目剑眉的人拎着一个本子托着一碗糊糊坐到了他对面。

祸风行一抬头,是刚刚被七大姑八大姨拖着转回战云的意琦行。

作为一帮神经病中唯二的两个正常人,两人相谈甚欢,立场也无冲突,到后来发展成祸风行答应帮意琦行隐瞒他出校去漫展见阿娜答的事,而意琦行爽快地伸出手帮祸风行充满了笔记本上的电。
祸风行对意琦行的印象变了很多,当年那个因为实验强度过大隔三岔五烧炸战云的磁悬浮悬圃实验室的绝代天骄,那个半夜在漫天满地噼里啪啦的人造闪电中面无表情的对数据的战云第一劳模,居然会在第一次转校离开战云后遇上灵魂伴侣,居然为了阿娜答明白了二次元是什么,居然愿意在漫展上梳高冠出古装还准备登台和阿娜答情歌对唱!

祸风行说,实不相瞒,我也要去展子上见徒弟。

是的,祸风行收了一个叫画眉的小徒弟,看过照片,笑得天真无邪带着几分青涩的小姑娘,虽然只是个小白,却把这个当年年少气盛为证实力攻击过无辜人士电脑后洗手不干为了弥补罪过当了义务网管的黑客打动了。

祸风行教一点,她学一点,开始学得很慢,最近慢慢上路了,祸风行很欣慰。

然而当他开始约徒弟出来见一面时,突然两人的聊天就沉默了。

祸风行手足无措,他想起自己最近打过交道的女性如果算不上冰楼公主那百米外一瞥的话,在他旁边只有揪起古陵衣服领子咆哮的朝天骄了。没错,可那是收了冰皇美人的英雄啊!?性别反了吧!骄姐拍你一下肩膀意琦行扛着都吃力啊!这比爷们儿还爷们啊!

唯一认真打过交道的女性恐怕只有以前潜欲的大学同学天谕了,可是这是坑爹吗!?多少年前的事儿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祸风行惊慌失措,被代码和程序埋葬的情商和暖男基因一点点回温,告诉他这样子直接约女孩子非常不礼貌,是会被怀疑是色狼的!

然后他看向屏幕,正想着如何措辞和小姑娘家解释,结果徒弟已经答应了。

有惊无险,还好还好。

结果到了漫展那一天祸风行发现自己还是老了,跟不上时代了,意琦行一身道袍,背着一把长剑,还提着一个拂尘,凛然不可侵犯的赫赫天威在见到传说中让他不顾战云亲属一哭二闹三上吊执意留在渊薮分校的阿娜答后冰雪消融,笑着让人为他扎个发冠。

这边厢两人小别胜新婚结发许长生的,祸风行只觉得光天化日之下亲亲我我的狗粮噼噼啪啪的往脸上砸。

然而当他见到“徒弟”时才真是大吃一惊,一帮宅男腐女一边膜拜一边高呼荼罗无疆!荼罗无疆!

高台上,黑纱披风艳丽反光,繁复的纹饰下若隐若现的诱人线条,摄人心魄的妆容,高傲而从容不迫的动作,勾魂而中二,字字圆润悦耳的邪教念白,这老辣的传销头子架势哪里是青涩小姑娘啦?!分明是女王登基君临天下!

祸风行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毁了毁了,好端端的小徒弟,纯洁懵懂的,就变成和那帮姐们一样的女王了。

网络啊!不能信啊!害死人啊!

祸风行痛心疾首,直到徒弟傲娇一挥手的打发了全部“教徒”姗姗来迟才得以缓解。两人在祸风行的提议下绕过会场喧嚣的人群,悄悄跑到二楼茶餐厅找了个位置坐下。

一路上小徒弟躲在珠帘后眉眼低垂,淑女般举止优雅又微微害羞的红着脸,让祸风行忍不住感叹这个年代还是会有小家碧玉的。恩,直男口味!

祸风行如果知道事情的真相估计会一剑燎了作者。

他对面的是弁袭君,对和他一直从小学同桌到高中的弁袭君!大学他俩终于不同座了因为干脆同床了,没错上下铺!

弁袭君,性别男,爱好男,特指祸风行。性格怂,但为了追爱永不放弃死犟死犟一根筋。目前因父母发现还在初中的妹妹疑似网恋,被要求“你不是学网的吗?搞死他!”,结果惊发现对面是自己青梅竹马的暗恋対像。

当年作为大好文科苗子毅然决然为了爱情投身理科,甚至耽误美艳容颜在祸风行学计算机后生死相随。蹉跎青春年华后还因为信念不同好友在他出国交换时一声不响转学离去,留他一个人独守空床彻夜难眠。

如今再相见。。。

在瞒着父母亲人装了几个月小白以妹妹的身份网恋以后,鬼迷心窍答应了对方的见面要求,一边醋海翻天一边欣喜若狂一边失魂落魄的求助损友暴雨,在变态的建议下决定女装见面。目前正暴露着怂之本性,若不是不想将所爱拱手相让,几欲夺路而逃。

外传
暴雨:哈哈哈,来来出女装去面基吧婶儿!啥?不喊你婶儿?那我换个人去喊?哈哈,我叔作为直男不会认出来你的!看见妹子想到发小他就不是直男了!你和你妹不是长得挺有神似感的吗?妆画浓一点妖艳一点,展现出不同于小丫头片子的成熟魅力来!去吧娇俏可人平胸LOLI,将妩媚和羞怯集为一体拿下我叔!我看好你啊哈哈婶儿加油!

————————————————————————————
哎呀妈呀发了半天总算发上来了

昨天群里的女装梗哈哈哈哈哈哈
代朋友发的√
实际上我自己的女装梗还没写emmmm

朋友,女装雀了解一下?

〖黄泉个人〗

       “罗喉,你知不知道你是个混蛋。”
       “要我怎么就怎么,你很伟大么?”
       “可笑!你的高傲呢?被人践踏在泥土里很好玩吧?”
       “呵,堂堂罗喉,信誉这么差。”
       “罗喉,你失信了。”
       “罗喉,我看不起你。”
       黄泉席地而坐,每说一句便呷一口酒,凶狠的语气,含讥的笑。
       可最后凶狠变成了喃喃,含讥还是含讥,可是对象变成了自己。
       “罗喉你回来啊……”
       不知是不是醉了,黄泉手中的酒跌躺在地上,清浅的酒液洒了满地,渗进了土里,湿了那橘红的发缕。
       啪嗒、啪嗒。
       大概是下雨了吧。

〖炎裳〗愿逐月华流照君

       焱无上这几天有事没事就来这边树上待着,什么也不干,就盯着院子里那人,那个绿衣的修者。浅浅淡淡的绿上缀着银色的花纹,素淡清净的衣饰上挂着些璎珞,垂眸敛神握着佛珠。只此就可观出此人心性平和心静,佛者修养。
       裳璎珞正在院子里浇花,山茶一簇一簇的开着,红的、白的、黄的,交相呼应,开的热烈却并不争抢,那种倔强又温柔的样子也不知像极了谁。
       裳璎珞细细的想着也没弄明白像谁。
       故人么?
       似是带着火与光而来的故人。
       可自己哪有什么故人。  
       裳璎珞苦笑着摇头,放下手中的浇完水的瓢,转身又走进了屋里,清晨初生不久的阳光也害害羞羞的追随着他的衣袍,可又停在门口,只敢亮着那门窗的一小块儿地。
        焱无上望着他留在外面的水瓢,复又看到了水瓢旁的物什,轻轻的勾起了唇角。
  
        裳璎珞猛然发现自己的助念流苏不见了。当他下意识的去转珠时才发觉那个自记忆伊始便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东西不见了。
        没有很惊慌,却是有些诧异了,自己何时这么记不住事了。
        裳璎珞哂笑,收拢了手中日前拾得的一片赤色衣角,继续礼着佛。

        再处变不惊,心性平和的人看到一个坐在自己床边的大妖也会有些失态,尤其现在是深夜,而这个大妖的表情狰狞,扭曲。
        “裳璎珞”那个大妖开口道,声音磁和清亮带着少年人的朝气,可其面貌又有着青年人的俊郎,意外好听的声音,意外好看的人。
        “本爷不来找你,你是不是一辈子也不打算来找本爷。”那好听的声音响起,语气是凶狠的可言辞间怎么听怎么委屈。
        “这位施主......”
        “不要叫我施主!”语气更凶狠了。
        “那好吧,这位朋友,你能先放贫僧起来么,这样子交谈怕是不太妥帖。”裳璎珞无奈的看着那妖按着自己肩的手,略微叹了口气道:“这躺着可不是待客之道啊。”
        “哼,本爷就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大妖脸色缓了缓,却没放开只是松开了手上的力道,转而扶了裳璎珞起身。
        “就这样。”焱无上满意的点头。
        裳璎珞看他没有后续动作也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位朋友,你好歹也让我点个灯吧。”话落,只见桌上的灯陡然亮了起来,似是还嫌不够多,床边又亮起了一团火。嗯,火。
        “这样够不够?”焱无上挑了挑眉,一脸的得意。
        “这位朋友”
        “焱无上。”大妖顿了顿,“我准你唤我焱无上。”早就准了,初识那日就准了。
        “好吧,焱无上。”裳璎珞缓握住焱无上的手腕,轻抚那处系着的助念流苏,开口道“请问,你手腕系的上是何处来的”他黑色的眸子在身侧的火光照耀中多了几丝暖橙的色彩,那眸子中映着焱无上。
        “荒郊野外,杂石乱岗。”焱无上嘴角勾起,随口应着怎么听也不正经的话。
        裳璎珞道“实不相瞒,这东西是贫僧日前所遗失的。”
        “怎么证明是你的?”焱无上凑近裳璎珞,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这上面有佛法的痕迹。”裳璎珞淡淡道。
        “就不能是本爷修佛?”焱无上将脸凑的更近了些,口中所出的话夹带着热气,尽数洒在裳璎珞的耳廓上。
        不知怎的,他竟觉得有些热了。
        “你是妖。”裳璎珞凝神默念心法,直道对方来历。
        这个大妖莫不是有意刁难的吧。
        “是又如何,本爷拾得的就是本爷的。”
        你也是本爷的。
        “不讲理。”裳璎珞不知怎的有些恼了,可这不应该是他会对陌生之人所应该有的态度,不,就算是亲密之人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样……略带嗔怒的话。
        想到这儿,裳璎珞的面颊不由得有些泛红了,他不懂为何会这样,偏生他是恼不是气,那大妖身上熟悉是感觉更是让他生不出一丝气来。
        这般的熟悉,到底是什么熟悉。
        裳璎珞盯着焱无上衣摆处的流苏,暗自出神。
        等一等,那里是不是少了一角?
        “哈”裳璎珞轻轻的笑了。
        “你笑什么?”焱无上不满的问。
        “没什么,想到了一些事情罢了。”裳璎珞摇了摇头,突然问到:“焱无上,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诶?”
        话甫一出口,裳璎珞便被猛然凑近的焱无上吓了一跳,他整个人被焱无上逼到了墙角,又因贴的极近,便仿佛半嵌在焱无上怀中一般,更别提焱无上自始至终都拦住他肩的手……
        “你……”
        焱无上就真的抱住了他。
        “何止是见过,你还欠本爷的!你欠本爷的可是几辈子都还不来的!”焱无上的头靠近裳璎珞的颈侧,凶猛的话像是灼热的火焰般,几近将裳璎珞燃烧殆尽。
        “我……”裳璎珞被这陡然的变故给惊愣住了,待回过神便发现焱无上整个人已经贴了上来,身躯不断的发抖,不知是气还是恼。裳璎珞却知自己此刻羞极了,清修的佛者从未与这么接触过,何况身上那人的热度像是他的性子一般的烫。
         “你、你先放开我。”我又不会跑,裳璎珞无奈的捶打了焱无上一下,郁闷的想到。
        “不放,本爷一放你跑了怎么办。”身上之人蛮狠的说。
        裳璎珞哑然失笑,还真是怕他跑了,真如孩子一般。
        “你先放开我,我欠你什么你说清楚,你不说我怎么赔你。”裳璎珞哄着到。
        “哼,本爷就不放。”焱无上继续把脸埋在裳璎珞的颈侧,声音闷闷的“每次都这样,每次你都骗本爷,本爷这次不会再上当了。”
        裳璎珞愣怔,复又轻拍焱无上的背,似是安抚的说道:“我不记得了……”
        “可本爷记得!你骗本爷的,本爷都记得!”裳璎珞的话没说完便是被焱无上一顿抢白。“本爷不追究你为了佛乡欺骗本爷,本爷不追究了,可是你回来好不好,回来好不好……”话到最后竟是有些哽咽,带着颤抖的声音如同一把刻刀般钻进裳璎珞的脑海中。
        似是有什么花在开放。
        那树下寻我的是谁?
        那来不及向他道别的是谁?
        那隐忍不发的是谁?
        是你啊。
        原来是你。
        我怎能忘记你。
        裳璎珞叹了口气,回抱着焱无上,精致秀气的脸搭在焱无上的肩上,轻轻的应了一声:
         “好。”

         清晨的阳光懒倦的舒展开,似是不想从温柔的夜乡醒来,院子里的人却是早就立在一旁准备一天的事物了。
         “焱无上?”裳璎珞有些惊讶,因为他看到焱无上撸起袖子在院子里劈柴,“你怎么……”
         “你不适合干这些。”焱无上随手丢开斧头去扶裳璎珞。
         “你,我也是男子,有什么不适合。”裳璎珞突然有点脸红,因为焱无上此刻心贼坏的按着他的腰眼,只一下便叫裳璎珞叫苦不迭。
        别无其他,只是酸软罢了。
        “焱无上,别得寸进尺。”裳璎珞咬牙切齿道,谁曾想昨晚一个心软给这个大妖得逞了,也不知道他到底计划了多久了,那片衣角大概都是故意留下的。
        “本爷并无啊。”焱无上一脸的无辜“你一个清修的佛者,这等凡尘俗世自是不适合你来做。”焱无上亲了亲裳璎珞的眉心道“你相公,本爷我就不一样了。”
        “劈你的柴吧!”裳璎珞脸上红红的,慌慌张张的转身准备回去切茶水。
        这人真是,得寸进尺。

        待会劈完柴怕是会渴的吧……

        裳璎珞又是羞恼又是关心的去切茶了。

——————————————————————————
我是不会说这篇我瘫了两个月最近终于不瘫了起来写的( ͡° ͜ʖ ͡°)✧
有一个冷cp补全计划哈哈哈哈哈哈
说的跟我真的会动笔似得ヾ(^▽^*)))✔
我相信我自己( ͡° ͜ʖ ͡°)✧

然后小学生文笔(*꒦ິ⌓꒦ີ)
大家轻点打(*꒦ິ⌓꒦ີ)
焱裳这对真的可萌啦(*꒦ິ⌓꒦ີ)
就是太砍线了qwq
没粮吃只能割腿肉了orz
     

闭着眼睛的可爱书(?)
和疑似起肖的白书
😂😂😂

刚画完年级主任就窜出来拍照(*꒦ິ⌓꒦ີ)
吓死了
应该拍的不是我
虽然我坐窗口(*꒦ິ⌓꒦ີ)
上课手感真棒√